• 泰 山 游 记

    来源:编辑部 作者:高玉鹏 日期:2017.12.11 点击率:2

        尽管昨晚与导游约好今晨7点钟在宾馆门口集合,可我还是5点钟就早早地起来。一夜无梦,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梦长五千年,望着远处晨雾笼罩中的泰山群,幻想那才应该是我好梦开始的地方……

        还是那辆中巴车,还是那个17人团,还是那样一群看什么都新鲜的外乡人,我们一路追随着旋转的晨光,碾过半睡半醒的泰安市的街巷,向着泰山驶去。

        导游说,我们第一站是泰山脚下的岱庙,因为旅游团的车子不准驶入景区,所以我们将在那里换乘景区的大巴直达中天门,我们登山的起点就是中天门,途经云步桥、五大夫松、十八盘、升仙坊等然后到达南天门。从中天门到南天门大约3.4公里路程,3967级台阶,这段路程导游并不随行,他将与我们在南天门汇合,然后再带领大家共同登上玉皇顶。

        其实,来泰山之前我就查看过泰山景区图,对景区分布还是了然于心的。当听说车子要直达中天门时,不免心生纠结,因为在我制定的旅游攻略里,斗母宫和红门宫是一定不容错过的。书中记载,斗母宫是泰山景区中最为幽静所在,它依溪而建,北望天门高挂,遥不可及;南望来路苍茫,低峰矮山尽在脚下;而红门宫则是泰山中溪的门户。宫前三重白色石坊及碑碣构成一组高低错落、色彩鲜明的古建筑群。有诗云:“凌晨登红门,霁色明朝旭。俯视万家烟,平畴尽新绿。”唉!两个如此美妙的去处,如今也只能隔窗相望了。

        胡乱思忖之中,车子已达岱庙。岱庙与北京故宫、曲阜三孔、承德避暑山庄的外八庙,并称中国四大古建筑群。气魄之雄浑,规模之宏大自不必说,尽管眼睛里灌进来的是应接不暇的景致,可脚下的步伐却不容懈怠,因为集体活动不能掉队。我突然觉得跟团旅行是件很受束缚的事情,大有被“挟持”或者“操纵”的感觉。

        景区的大巴车终于把我们送至中天门。一路上,我隔着窗子向窗外的建筑、树木、岩石一一表示歉意,我长途跋涉而来,却就这么轻易的错过,惋惜而又无奈……

        中天门峻岭阔谷,楼阁簇拥。东有中溪山突兀俏丽;西有凤凰岭蜿蜓伸展。进入到印有“中天门”字样的石坊,也便意味着我们团队本次登山活动正式开始。在我们这个17人团中,我的年龄应属中上,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一对年龄已在70左右的老夫妇,不听女儿劝阻,硬是拒绝坐缆车而要步行登山,我们当时都为这对老人捏了一把汗。

        刚开始登山时,我们都还谈笑风生,举止自如,看那些“吸翠霞而夭矫”的松树们扎根于岩,依附于石,与之相互呼应,形成了一幅幅苍劲中内敛着浓情蜜意的画面;听得见淙淙的水声,就是寻不到声音之源,你可以猜测它诞生于某处石缝之间,也可以假想它是远古遗落下来的一组音符,令人浮想也令人沉醉。那些刻有苍劲大字的泰山石是我们这些游人的最爱,争相拍照留念,笑声和快门的“咔咔”声在山谷中蔓延开来,化风而去……

        可走着走着,渐渐地觉得石阶越来越陡了,而且那石阶的宽度也不及脚长,登山时要么就小半只脚腾空,要么就只好斜着身子登阶,不觉心里暗暗叫苦,想必是十八盘到了吗?可别小看这十八盘,它可是通往南天门最险要的一段,共有1600多级石阶,每条台阶都好似是在悬崖上开凿出来的,就像是一条沿级而上的登天云梯,从脚下一直就延伸到苍茫的天宇……

        此时,我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两个平时很少与之有瓜葛的词语,一个是“举步维艰”,一个是“进退两难”。随着石阶的升级和体力的透支,我感觉到每迈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气力,此为“举步维艰”;进不易,退则更难,不要说退,就是回头望一眼那些被甩在身后的大峡谷,以及那些被“踩”在脚下的悬崖峭壁,都觉心惊胆寒,两腿发软,此为“进退两难”。

        “没有比人更高的山,没有比脚更长的路。”就在我意志飘摇的当口,还是汪国真的这段话警醒并鼓舞了我。看挑山工们挑着沉重的担子,步履轻盈地沿阶而上,我似有所悟,信心大增。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走走歇歇,我终于登上了南天门。当我看到那对70多岁的老人已先我一步抵达时,不禁心生愧意,发誓回去以后一定要加强锻炼,增强体质,莫要再让自己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。

        南天门为阁楼式建筑,石砌拱形门洞,红墙点缀,黄色琉璃瓦盖顶,雄伟壮观。南天门最著名的景点就是郭沫若题名的“天街”,天街上店铺林立,卖水果、特产、小吃、纪念品的比比皆是,热闹非凡,恍若天上街市。途经碧霞祠时导游介绍,此乃是泰山女神碧霞元君祠宇,始建于宋代。整组建筑高端大气,布局严谨,远处眺望,白云缭绕,金碧辉煌,宛若天上宫阙。

        中午时分,我们终于登上了玉皇顶。玉皇顶为泰山的绝顶,因建有玉皇庙而得名。我站在泰山之巅,极目四望,似乎整个人正慢慢地融入到山体之中……

        此时,旅途中所有的劳累、辛酸都已荡然无存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豁然开朗、脱胎换骨的感觉。我俯瞰着连绵起伏的万壑群山,感受着博大精深的泰山文化,人在仙境游走,心在云中懒散,不知不觉中,我似乎已经穿越到了古代,俨然已化成了一位满腹豪情,可以挥毫泼墨的文人雅士,又似是雄才大略,可以指点江山的王侯将相,大有一种“泰山之巅我为峰”的飘飘然。
     
    用手机扫一扫,分享本页内容
    佳木斯北方水泥有限公司_www.debiansec.com 整理日期:2017-12-11
    百度 360 搜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