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走进孔子故里——曲阜

    来源:编辑部 作者:高玉鹏 日期:2017.8.12 点击率:7
      初夏的齐鲁大地,骄阳似火,热气袭人。一辆乘坐着17人的中型旅游客车,从曲阜东站向着曲阜的老城区驶去,我便是其中的一员。
        曲阜是个县级市,因为孔老夫子,所以新老城区分设。新城区内高楼林立,车水马龙,一派现代化的繁华景象。老城区则大部分与孔子及孔子文化有关,里面全是仿古建筑,连商店、商品也多仿古,譬如尼山石砚、辟邪木剑、古声乐器、古意字画、雕刻印章、曲阜楷雕等等应有尽有。护城河、石城墙尽管经历了几千年的岁月轮转,可依然保存完好,尤其是城门正上方“万仞宫墙”四个大字,更是令人肃穆亦令人敬仰。
    孔   庙
        过了城门,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来到了孔庙的大门外,进入孔庙,得先穿过“金声玉振”石坊。此话语出自孟子,意为赞扬孔子知识渊博,才学精到。进入石坊后是一座石拱桥,桥后左右两侧各有一块石碑,人称下马碑。据说过去文武官员从此路过必须下马、下轿,以示尊敬,就连皇帝前来祭祀也得下辇而进,可见孔庙的尊严非同一般。
        再往里走依次是“棂星门”、“太和元气”和“至圣坊”。据说“棂星门”三个字为乾隆手书,相传古代祭天先要祭祀灵星,孔庙设门起名“棂星”(谐音),意思是说尊孔如同尊天。过“圣时门”时导游介绍,此门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。孟子云:“孔子,圣之时者也。”,意思是说孔子是圣人中最适合时代的。所以,后来雍正皇帝才根据《孟子》的记载钦定该门为“圣时门”。
        孔庙内,到处林立着历代皇帝和名人赞扬孔子的石碑,院内古柏参天,最古老的一棵近2000岁,为汉代所种。整个庙宇建筑形式为宫殿式,尤其是供奉孔子像的大成殿,建筑风格竟和北京故宫的太和殿相近,四周十二个浮雕龙柱更是栩栩如生,每条龙神态各异,尤为精美。
        “杏壇”,坐落于大成殿前,巨角重檐,黄瓦朱柱,彩绘金龙,雕梁画栋,传说是孔子当年弦歌讲学、教授弟子的地方。如今虽已人去楼空,不闻当年朗朗的读书声,但由此而诞生的儒家思想却繁衍生息了几千年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,并且大多都受用至今。所以,后人对于孔子“至圣先师”和“万世师表”的尊封,并无半点的浮夸和过及之处。
    孔   府
        顾名思义,“孔府”就是孔子后代的居住之所。自汉高祖刘邦封孔子九世孙为奉祀君后,历代加封,到宋代封至衍圣公,等级达到了一品,真可谓是荣耀至极。
        孔府经历代扩建,建筑面积已达12万平方米,有楼房、厅堂560多间。孔府大门上挂着写有“圣府”金字的大红牌匾,突出了这个家族地位的显赫。进到二院,有一个像戏台一样的门楼,上挂“恩赐重光”金字红色牌匾,据说这个门只有皇帝来时才开,平时任何人都得从两边过。
        在孔府,最值得一观的当属后花园,先后经历过明朝大学士李东阳、明朝著名权臣严嵩、乾隆皇帝三次大修,因此花园越修越大,占地约10余亩。园内广种奇花异草,还模仿江南园林垒有假石山。在花园西面墙上有一幅画叫“金光大道”,画中一条大道,180度之内不管游人站在哪个位置,路都是朝着你的,其实这并不奇怪,只不过利用了透视原理而已。园中还有个景观“五柏抱槐”,一棵柏树被雷劈成了五瓣竟然还顽强地活了下来,最奇异的是一棵槐树的种子落在了被劈开的柏树中间,竟然成活长成了大树,“五柏抱槐”由此而得名。
        但令人不解的是,孔府里有很多处房间大门紧锁,还有多处提醒“游人止步”的牌子,那门锁的背后,锁住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呢?就不得而知了。
    孔   林
        孔林本称 “至圣林”,是孔子及其家族的墓地。
        导游说,之所以叫“林”而没有叫“陵”,是因为孔子不是皇帝,为了避讳,因而叫“林”。孔林的占地面积很大,方园可达七平方公里之多,里面埋葬着孔子及其后代子孙,整个林区有十几万个坟。孔子曾说:“岁不寒,无以知松柏;事不难,无以知君子。”因孔子崇尚松柏,所以后人们则在孔林里广植松柏,密度之大,荫翳蔽日。真可谓是“墓古千年在,林深五月寒”。
        孔子过世后,其弟子把他葬于“鲁城北泗水之上”,说的就是现在的孔林。孔子的坟墓前立一巨大石碑,上书“大成至圣文宣王”。可是人们只看到了“大成至圣文宣干”几个字,那个“王”字刻的很长,最下面的一横被埋在土里了,所以只能错认成“干”字。为什么呢?导游告诉我们,传说过去皇帝来祭奠,只能拜师不能拜王,可见立碑者的智慧与用心良苦。
        孔子墓西侧还有“子贡庐墓处”。据载,孔子去世后,弟子皆建庐守墓服丧3年,只有子贡情深,又独自多守墓3年,后人为崇仰子贡,立碑纪念。孔林内还有清代著名文学家孔尚任墓、乾隆之女墓等等,对于研究中国历代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以及丧葬风俗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郭沫若说:“这是一个很好的自然博物馆,也是孔氏家族的编年史”。
        游罢曲阜的“三孔”,我们这个17人团又在导游的带领下,驱车向着泰安驶去。尽管美丽的曲阜小城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,但我坚信,曲阜的那种禀赋独特、韵味醇厚,独具儒家文化气质的魅力会永远光鲜于浩瀚的时空里,并且亘古不变,永放异彩…… 

    用手机扫一扫,分享本页内容
    佳木斯北方水泥有限公司_www.debiansec.com 整理日期:2017-8-12
  • 上一篇:深 夏
  • 下一篇:让小事成就大事
    百度 360 搜狗